军事新闻

撤柜断路俄乌冲突叠加疫情中欧班列上海号3月迄今只开一列却有坚

发布日期:2022-09-05 17:25   来源:未知   

  3月以来,中欧班列“上海号”克服疫情和俄乌冲突带来的撤柜、区域物流受阻等影响,仍坚持开行。其中,3月开行了一列,4月未开行,5月初出现一回班班列,而最新一班出口班列将于5月30日上海始发。接下来的6月,“上海号”将开足马力,争取恢复到此轮疫情前每月开行4列的节奏。

  “上海号”集货平台上海东方丝路多式联运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锦秋告诉记者,“上海号”今年以来命运多舛,3月首列原已集货完毕,计划于3月7日开行,却因俄乌冲突下客户对于货物安全和运费结算上的担心,遭遇部分撤柜。“上海号”不得不重新集货,延至3月17日开行。然而此后,受上海封控和物流阻断影响,3月的第二列专列无法发出,滞留货物中,大部分急货转为水路途径出口,或经公路运至武汉后搭乘中欧班列出口。其余一些不着急货物逗留至今。

  王锦秋透露,整个4月,在经历短暂的“难以动弹”之后,公司开始积极申请,现已顺利进入市商务委第三批复工复产重点外贸企业“白名单”。在此期间,长三角大量外贸货源对于“上海号”持“不抛弃、不放弃”心态,经集货平台竭尽全力运作,各地货源经长三角水路进入上海,目前上海场站已集满50个集装箱,计划于5月28日装车,30日正式出发。

  同样令人振奋的是,3月以来,中亚地区对华经贸需求涌动。5月2日,自哈萨克斯坦阿腾科里口岸出发、搭载着43个集装箱的“上海号”运抵上海闵行站,货物多为有色金属原材料等大宗货物。此前,“上海号”已开行俄罗斯和欧洲始发回程,而阿腾科里至上海的回程班列,实现了中欧班列“上海号”中欧线、中俄线、中亚线回程的全覆盖。

  中欧班列“上海号”自去年9月28日正式开行以来,出口以中俄、中欧线为主,货物以服装、电子产品、小商品居多。而回程方面,自俄罗斯回程较多,主要装载木材、纸浆、纸卷等。但自欧洲回程不多,仅去年10月自德国汉堡出发的装载第四届进博会展品的“进博号”一列。“上海号”欧洲回程虽不多,但潜力巨大,如德国方面就对向中国出口高端消费品、仪器等表达了强烈诉求。再看中亚回程。哈萨克斯坦矿产资源丰富,同时也是中亚地区较为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国,因此,除了有色金属、矿产外,哈萨克斯坦对于向中国出口小麦的需求也旺盛,中欧班列“上海号”从中可有更大作为。

  2021年10月,中欧班列回程“进博专列”,曾为第四届进博会带来欧洲展品。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国际班列咨询服务中心国际事务联络专员杨杰分析,眼下,尽管受俄乌冲突及上海此轮疫情影响,但“上海号”依旧表现出强大韧性,而班列沿线各个国家与地区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刚需也是既成事实。杨杰认为,着眼于长远,中欧班列“上海号”的运作可以更为成熟和灵活。一方面,班列经俄罗斯的线路,应加强对国内外客户的解释和沟通工作,给予更多的确定性;另一方面,班列可为货源积极探索绕行俄罗斯的路线,如尝试跨越里海大通道,自欧洲南部进入。据悉,5月10日,一列重庆始发的中欧班列就已试水成功,入境哈萨克斯坦后,跨越里海大通道,经过阿塞拜疆,在格鲁吉亚跨越黑海,进入欧洲,终点为芬兰。“‘上海号’也完全可以尝试开拓这条路线。尽管与从俄罗斯过境通道相比,跨越里海的大通道基础设施略差,也存在时效、成本等问题,但这并不代表没有机会。近期,欧洲一些综合物流供应商已在沿线开启码头建设,旨在提升货物过境能力。这条绕行线路也有望给中欧班列发展中东欧、南欧货物带来机会。”

  在杨杰看来,中欧班列“上海号”的优势在于市场化和强集货能力。“上海号”不愁货源,当下问题是要尽快增加堆场、扩容场站,包括增加海关查验场地等。目前,囿于场地,吊车操作、海关查验只能“螺蛳壳里做道场”,若场站扩容,集货平台就能放开手脚,实现在开行一列的同时,后续两三列的集货也已完成,由此大幅提升作业和开行效率。

  此外,杨杰呼吁“上海号”可积极探索建设中欧班列集拼集运中心,“散货客户可提前进入集拼集运中心实现报关,由中心帮忙化零为整,高效发车,以解决此前中小客户只能自己在外‘拼单’后才能进站报关的痛点。”而“上海号”更大的文章在于实现空铁海多式联运。目前,连云港已首创“车船直取”集装箱模式,上海也完全可以参考连云港的做法,加快建立过境集装箱集结中心,在更大范围实现海陆空资源的调配与分拨,减少集装箱落场、提箱、进场、等待等中转环节时间,极大提升集疏运效率,让“钢铁骆驼”中欧班列在上海发挥更大动能。